湖北91岁老兵深藏功名60年,“是否立功”一栏永远只填“无”!

2019-11-25 12:11 来源: 长江网
调整字体

  今天是上甘岭战役胜利67周年纪念日

  日前,驻鄂空降兵代表

  前往十堰探望老排长张文魁

  这位91岁的老人17岁参加抗日队伍

  先后参加淮海战役、

  渡江战役、解放大西南

  作为炮兵两次参加抗美援朝

  与黄继光并肩在上甘岭上血战

  驻鄂空降兵向老排长赠送战车模型 陈立春 摄

  张文魁老人向老部队的后生们

  讲述了一段隐藏60年的传奇经历

  父亲被日军打断胳膊

  17岁少年投军杀敌

  1928年,张文魁在山西省长治市一个小村庄出生。由于家贫,6个哥哥姐姐先后夭折,母亲生下他不久也病逝。张文魁与父亲相依为命。

  日军侵占山西期间,张文魁目睹了乡亲遭受残害的惨状,心里暗暗埋下抗日的种子。后来,父亲被日军强征成为矿工,经常遭受毒打,胳膊甚至被打断,张文魁决心杀敌保家卫国。

  1945年6月,17岁的张文魁扛起武器参加革命,逐渐成长为民兵队长。两年后,张文魁和村里另外6名年轻人一起报名参军。

  考虑到张文魁是家中独子,父亲已落下残疾,部队领导建议他留在家里照顾家庭。张文魁倔强地拒绝了,如愿成为晋冀鲁豫军区第九总队成员,在司令员秦基伟带领下强渡黄河,连续攻克15座县城。随后,又转战洛阳、南阳,解放郑州。

  半路出家当炮兵

  两次入朝与黄继光是战友

  在开辟中原战场期间,张文魁所在的部队没有大炮也没有炮兵。在战场上缴获了大炮,能用的就立即投入战场,大量破损的大炮没有人会修理。1948年12月,张文魁被选派到郑州学习修理大炮,并从此成为正式的炮兵。

  1949年2月,张文魁所属的第二野战军四兵团十五军,开始了渡江战役前期准备。当时的条件异常艰苦,缺少汽车、马匹,又没有公路,笨重的大炮全靠炮兵手拉肩抬,但战士们斗志昂扬,干得热火朝天。

  渡过长江之后,张文魁跟着部队千里追击,一路打到福建、广州、广西,解放大西南之后入川剿匪。

  1951年4月,张文魁所在部队改编为志愿军15军,与邱少云、黄继光成为战友。部队刚进入朝鲜境内,就遭受敌机的狂轰滥炸。最近的战友当场牺牲,驮辎重的牲口也倒地不起。张文魁的干粮袋被弹片炸开,胸口的衣服破成大口子,棉絮乱飞。

  张文魁在朝鲜战场期间(张文魁家人提供)

  张文魁所在的炮兵连,白天用炮弹破坏敌人阵地,晚上还要为坑道里的战士送物资。每一次穿过敌人的机枪封锁线,就有战友牺牲。张文魁说,身边到处都是战友和敌人的尸体,天太黑分不清谁是谁,只能埋头踏着尸体往前跑。

  1953年,张文魁被选派回国进军校深造,因牵挂朝鲜战事,他一再申请回到战场。得到允许后,张文魁再次入朝作战,直到1954年5月回国。

  响应号召脱军装

  携全家扎根地方当绿叶

  1958年,国家号召部队人员转业到地方建设社会主义事业。张文魁响应号召转业到工厂当工人,后来又到农场当农民。得知丹江口水利枢纽开建,他主动请缨,带领全家投入到丹江口大坝建设中。

  当时的建设者们,住在油毛毡棚子里,周围可以说是寸草不生。天热的时候棚子里像蒸笼,下雨的时候又变成水帘洞。当时的物资缺乏,建设者们苦中作乐编了一条顺口溜:“生活好,生活好,鸡蛋炒干饭,腰花、肉片、清汤饱。” 顺口溜中的“鸡蛋炒干饭”是玉米混合白米,“腰花”指蚕豆,“肉片”是红薯干。

  张文魁在丹江口大坝建设工地 (家人提供)

  1966年的一次火灾中,已经走上领导岗位的张文魁,主动与消防员一起出警,结果意外跌伤,生命垂危。医院曾一天下了三次病危通知,单位还帮忙把棺材都准备了。

  出院后的张文魁脑受损严重,双耳几乎失聪。张文魁向组织提出,不宜继续担任领导职务,请求调到力所能及的岗位上。

  此后,张文魁一直在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局大礼堂负责管理工作,直至离休。

  深藏功名60年,他说没资格炫耀

  “我们这些子女只知道他参加过抗美援朝,不知道他参加过的是上甘岭血战,更不知道还参加过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这些改变历史走向的重大事件。”女婿李令君说,老人几乎从没讲过来丹江口工作之前的经历,社区统计退役军人信息时,老人在表格“是否立功”一栏,从来都只填“无”字。

  在张文魁的床头柜里,一个包裹被牛皮信封和塑料袋层层包裹,老人从来没有在家人面前打开过。那里边珍藏着7枚奖章,从最早的淮海战役奖章,到抗美援朝纪念奖章,见证着老兵半生戎马传奇经历。

  降落伞布包裹的奖章 陈立春 摄

  当年被张文魁动员参军的同伴们,只有2人幸存。那块包裹奖章的碎布,是张文魁在朝鲜战场和战友击落美军伞兵后,从降落伞撕下来留念的伞布。当时并肩战斗的战友,也大多牺牲。

  张文魁说,与那些牺牲的战友、先烈相比,自己没有资格摆功劳、炫资本。“这有啥可显摆的。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,咱啥也不算,就是命大。这些荣誉是党和国家对我们过去工作的肯定,是我们留下来作为人生经历的见证,不是拿出来炫耀的。”

  张文魁说,有百万千万人为国家奉献、牺牲,很多牺牲者立功比他多比他大,他亲手参与了国家建设,亲眼看到了国家从贫穷落后变得繁荣昌盛,已经比那些战友们幸福得多,没资格再接受更多的夸耀。

  张文魁通过手机视频,了解老部队的新变化 陈立春 摄

  向老战士致敬

  长江融媒出品 记者石伟 通讯员王帅 部分信息来自十堰晚报 长治日报 制作王戎飞 校对彭艳

  【编辑:朱曦东】

 

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
分享到: 0

文娱社会

财经健康

旅游青春